阳光女孩成了“植物人”

作者:消息文章来源:Admin5在线咨询

阳光女孩成了“植物人”


  常州男科在线咨询点击咨询在线医生

20岁的常州女孩程凯原本是个阳光女孩。在家里,她是孝顺父母的乖乖女,在学校一直是个优秀学生。2013年,她考取南京医科大学康达学院,成为临床医学专业的一名大学生。然而天有不测风云。2014年4月30日晚上8点多,程凯乘坐连云港至常州的火车回家,5月1日早上6点多到家后,程凯对妈妈说,她觉得头有点晕,想睡一会儿。中午,程凯仍然说头疼得厉害,还想再睡一会儿。快到晚上时,程妈妈发现昏睡中的女儿脸色苍白,便赶紧拨打120,将她送到武进人民医院急救。然而,经核磁共振等检查发现,程凯有两处先天性脑血管畸形,其中一处血管破裂引发脑溢血,导致她昏迷不醒。

医生立即为程凯做了手术,挽救了程凯的生命,但她至今昏迷不醒。为了挽救女儿的生命,程家已经花去百万元的医疗费,高昂的医疗费,让这个并不富裕的家庭债台高筑,但程家人从来没有放弃过对程凯的治疗,一直期盼着奇迹的发生。

她想毕业后为爸爸治病

在武进人民医院神经内科的住院病房,程妈妈每隔一个小时就要给程凯吸痰和点眼药水。病床上的程凯神态木然,大眼睛里流着泪水,嘴角和脸部轻微颤动。当现代快报记者跟程妈妈聊起她的事,她似乎也能感知到,嘴角颤抖,似乎想要说话。程妈妈当了一辈子护士,3年前退休,可没想到,自己又迎来最痛苦的工作——照顾“植物人”女儿。

程凯气管被切开,只能靠呼吸机维持呼吸;鼻子上插着鼻饲管,每天只能进一些流食。“以前没有知觉,现在手能握起来了,捏她的手指和脚,身体会缩起来,脸部也有一种痛苦的表情。”近一年来守在病床前的程妈妈终于感到一点慰藉。

程妈妈告诉记者,因为第一个女儿身体患病,程凯从小被寄予厚望。“从小,她就说要当医生,说要给我治病。”程爸爸说,自己患有尿毒症多年,切除了一只肾,还有糖尿病、高血压。2013年9月,女儿如愿成为南京医科大学康达学院的一名大学生。“她说,以后她要献身医学,救很多像爸爸一样的病人。”

如果她醒不来,就帮她完成心愿

程爸爸告诉现代快报记者,程凯很善良,她自己身体不好,却悄悄地去献血,作为自己18岁的成人礼。2013年3月份,程爸爸对女儿说:“我的身体不好,以后我不行了,你就帮我捐献我的遗体。”那时,程凯也表态,“我是学医的,我也希望能捐献自己的遗体和器官。”这次对话,也成了程爸爸和女儿所做的人生约定。只是,他们没想到,“是我们来帮她办理捐献的手续”,程妈妈说着这话,眼泪就流下来了。

去年11月份,程凯突然呼吸急促,病情危急。在抢救室外头的程爸爸给学校老师打去了电话,说一旦程凯抢救无望,便捐献遗体和器官,由他来完成女儿的心愿。

后来经过三天的抢救,程凯被从死亡线上拉回。但看着病情起伏的女儿,程爸爸还是在遗体器官捐献志愿书等相关材料上签了名,一旦程凯离世后,她的遗体将会捐献给南京医科大学康达学院用于医学研究,其他有用的器官将捐献给病患,延续他人的生命。程爸爸哽咽着说:“如果她不能成为金子,就让她做一颗社会的铺路石吧!”

南医大康达学院红十字会工作人员王凯说,去年11月,就接到程凯父母的申请,表明孩子的心愿。后来,她的父母也将协议书交给了学校。他说,在校医学生向学校捐献遗体,在该校还是首例。

同学们拍视频祝她早日康复

病重的程凯,让南医大康达学院的同学十分牵挂。“她平时很活泼开朗,也很关心同学,做事很认真,有时有同学生病,她都热情地嘘寒问暖。”临床医学专业的大二女生左斌说,程凯平时大大咧咧,有些男孩子气,而且热心校园活动。

上学期,从辅导员那里听说程凯有捐献遗体的心愿,大家都肃然起敬,“我们很支持她的选择,不过,我最大的愿望,还是希望程凯可以早日康复。”左斌说,虽然程凯一直神志不清,但她和同学们不断地给她鼓劲。今年3月17日,是程凯的生日,她和同学们拍了一部祝福视频,写了好多明信片,在老师的带领下,带着生日蛋糕去武进看望程凯。“当时她的病情有些好转,掐她足部的穴位,她有些反应。我们把视频拷在电脑里,把耳机塞到她耳朵里,让她听到大家的祝福,当时,能感觉到她心跳加快。”

程凯病后,学校的老师和同学们也发起爱心募捐,用这笔善款帮程凯的爸妈分忧。中国常州新闻网讯 常州男科在线咨询关注男性健康,看男科到同济

温馨提示:如果了解更多关于“阳光女孩成了“植物人””的相关知识,您可以 免费咨询在线专家 进行一对一私密交流,或拨打热线电话0519-88800120 进行检查预约,祝您健康!
在线预约

快速通道